MENU CART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The maximum number of items is 100, please adjust the quantity and purchase again

(三)傳播瘋狂的人

“年輕音樂家們應該成為撒旦的恐怖分子,而不是組更多的新樂團。”
-Euronymous(Mayhem)

Mayhem主唱Dead是個超怪異的人,以過激的現場演出聞名,他經常在演出時用刀或玻璃自殘,搞得自己滿身血。

他把動物屍體裝在袋子裡,在演唱每首歌之間聞一下它們的氣味,據說是為了獲得這種死亡感,讓自己進入“Dead”這個角色。

他還會把衣服在演出的幾週前埋起來,使它們被挖出來的時候能呈現一種骯髒、腐爛和爬滿昆蟲的狀態。

“怪異不足以形容Dead,老實說,我認為他是精神錯亂的。”
-Euronymous

Mayhem吉他手Euronymous也算是個十足的瘋子,他經常公開宣揚自己的反基督、反人類傾向,還宣稱自己是傳播恐懼,仇恨和邪惡的魔鬼崇拜者


以下是他曾公開發表過的一些言論:

“我不認為人們應該互相尊重。我不想被隨波逐流之人評論,我希望被他們憎恨和恐懼。”

“我沒有朋友只有同盟,如果我的女友死了,我不會哭,我會濫用屍體,坐下來割傷自己而不是出去玩樂,我已經很多年沒有感受到愛了。”

“要真正探索極端,你必須生活在極端。”

1991年4月8日,Dead自殺了,他先是割開手腕,然後用Euronymous的獵槍向自己的頭部開槍

Euronymous回到屋子後發現前門鎖著,他從Dead臥室的窗戶爬進去,發現他死在床上,他的頭被炸開,大腦躺在屍體旁邊。

他在遺書中寫道:「抱歉把這裡弄得到處都是血。

Euronymous發現Dead的屍體沒有立刻去報警,他先到鎮上買了拍立得相機,然後回到現場重新調整了獵槍的位置,只為了擺拍出他想要的屍體照片

這張照片後來被當成Mayhem的專輯Dawn Of The Black Hearts封面

另外有個很知名的傳聞:「在發現主唱Dead死亡的時候,Euronymous吃了一點他的腦,還跟鼓手一起把Dead頭骨的碎片做成項鍊,然後發送給一些朋友和樂團的人。」

Euronymous受訪時的說法:「我從來沒吃過人肉。我們本來打算在發現Dead死掉的時候試試看,但它(腦)已經在那放太久了。」

(我記得後來還有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在賣Dead的頭骨碎片。)

Euronymous在奧斯陸開了一家唱片行,名為Helvete(挪威語,地獄的意思)

Helvete商店致力於吸引和培養地下金屬迷,黑色的牆上掛著倒置的十字架、武器和唱片。在90年代黑金屬的形成時期,Euronymous和Helvete在挪威地下金屬圈有著很大的影響力。

Euronymous還組織了一個叫做Black Circle的小型撒旦教會,又或被稱為Inner Circle或Black Metal Mafia。

Black Circle主要以一些黑金屬樂手和怪人為核心成員,粉絲則被稱作奴隸。他們會在Helvete的地牢中舉行撒旦聚會惡魔召喚儀式

(嗯,就是一群瘋子。)

屍妝(corpsepaint)的來源,可追溯至80年代,而最接近黑金屬的表現方式,或許首先會讓人聯想到Mercyful Fate的King Diamond。但他絕不是第一個使用這種舞台化妝的音樂家,他仿效了70年代的表演者,例如Alice Cooper、The Misfits、The Damned和Kiss。而之後Mayhem主唱Dead把屍妝帶進了黑金屬更加深了兩者的連結。

為了滿足你心中另一個黑金屬中二癖好,VANDAL特別推出“IG屍妝臉部濾鏡”,可隨心所欲變換多種屍妝效果,用了雖然不會讓你變好看或被多按幾個讚,但至少比那噁心的狗臉好多了。

 

 

 

* * * * * *

 

 

 

看完這章相信大家都能感受到Mayhem成員們的瘋狂與極端,但接下來登場的角色將讓你知道什麼叫做:「沒有最極端,只有更極端。」...

(四)比極端更極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