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 CART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The maximum number of items is 100, please adjust the quantity and purchase again

(四)比極端更極端

“我將用我所有的智慧來散播邪惡和悲傷,並且期望死亡。”
-Varg(Burzum)

1992年,因為Varg Vikernes這位重量級角色的出現,挪威黑金屬一直以來的激進言論直接被升級,變成一連串實際的犯罪行動

Varg的野心超過了音樂,他總是透露出充滿虛無主義和厭世感的思維方式,這點與Euronymous臭味相投,起初兩人非常友好

我們努力讓黑金屬對大家來說過度極端,用最極端的圖像和語言,只為了嚇跑那些裝模作樣的人
-Varg(Burzum)

Varg喜歡宣傳他自己和他所做過的事,他會向身邊的人炫耀他要燒毀教堂

據其他金屬樂隊聲稱,Varg在90年代初還寄了炸彈包裹給他們。

(他應該算是恐怖份子吧?)

Varg的個人黑金屬樂團Burzum,這個名字來自於小說魔戒中魔多(Mordor)的黑語(Black Speech),意思是“Darkness 黑暗”

Varg從小就對魔戒小說中虛構的中古世界著迷,他的化名Count Grishnackh,Grishnackh是魔戒裡最邪惡的半獸人成員;他曾把早期的樂團改名為Uruk-Hai,這是魔戒中最頑強的半獸人。

1993年8月9日,Varg帶著他的唱片合約跟刀子、斧頭還有球棒...等武器,從卑爾根長途跋涉到奧斯陸,大概在凌晨3點左右到了Euronymous的公寓。

Varg以合約問題當作藉口要他開門,進入公寓後,他用綁在身上的其中一把刀反覆刺殺Euronymous(他的身上共有24處傷口主要是背部、頭部和頸部)。

幾小時之後Euronymous死了,屍體就那樣被遺棄在樓梯上。

這起兇殺案的起因眾說紛紜,但其實起初很要好的兩人,後期產生了嚴重矛盾

Euronymous信奉他認為真正存在的撒旦”,而Varg卻認為應該排除基督教概念中的“撒旦”,信奉北歐諸神、回歸純正的挪威種族和文化才是他追尋的信仰。

另外Euronymous認為Varg將黑金屬商業化了,他不想要任何公眾關注,希望它是外人無法進入,一個封閉的邪教系統

又有知情人士透露,Varg殺害Euronymous是因為覺得他“不夠邪惡(Not Evil Enough)”

Varg最終因謀殺、多起教堂縱火與襲擊、持有大量彈藥與炸藥(據說有150公斤),被判處挪威最高的21年徒刑

宣判當天,又有兩座教堂被燒毀。

Varg入獄後,還錄了兩張專輯-“DauðiBaldrs(1997)”和“Hliðskjlf(1999)”,沒錯就是在獄中錄的,去Google一下挪威監獄的圖片,可能比你房間還舒適。

(聽說中間他還有逃獄,但被抓到了。)

Euronymous的父母要求刪掉新專輯中由Varg錄製的部分,Mayhem的鼓手Hellhammer答應了,但他不會彈貝斯,所以後來也沒有重錄,專輯最終還是保留了Varg的部分,但發行時沒有提到他的名字。

在一次受訪時Hellhammer這樣說:「我覺得兇手跟被害者在同一張專輯還蠻酷的。」

(但我覺得他只是懶得重錄。)

音樂發行是黑金屬文化最主要的創作媒介,反主流、反社會、反基督、撒旦崇拜...等,這些當時黑金屬思想主要的價值觀,都被最直接的呈現在發行物上,營造出一種特殊的強烈風格。

這次“VANDAL黑金屬系列”的視覺設計,就是由最初接觸黑金屬作品所受到的視覺衝擊,從對黑金屬發行物美學的臨摹作為出發,發展出一系列主題商品。

 

 

 

* * * * * *

 

 

 

在黑金屬傳聞中,Mayhem與Burzum或許可以說是最具代表性的兩組人馬,但接下來這些樂團的“事蹟”也同樣不遑多讓...

(五)撒旦的恐怖份子們